切换到宽版
走进非洲,投资非洲!·社区工具·查看新帖·设为首页

中非金融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中非矿业网 矿业社区 矿业社区 走进非洲 民族风情 我所经历的多哥 暴乱
查看: 2297|回复: 0

我所经历的多哥 暴乱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1-10-20 17:37:31 |显示全部楼层
来源:孤独的长跑者的博客
东北非局势动荡,这个世界的平衡之中孕育着不平衡,不平衡的结果又是下一个平衡~~~我来说说自己亲历的多哥暴乱,政局更迭,时间过去有6年了,有些细节记忆模糊,先抱歉一下。
  
2005年2月6日凌晨2点,我正在杭州暖烘烘的被窝里熟睡着。手机响了,从远在万里之遥的非洲打来,同事用焦急的语气通知了我一个消息:多哥总统突然死亡,大约是心脏病,民众正在闹事,军人已经开枪,多哥政局不稳。
  
我对同事们说,你们先别慌,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多买水粮囤积,我一早和公司领导商量了再给你们答复。
  
打完电话,继续入睡。
  
2月6日一早起床,新闻媒体上已经报道了老总统去世的消息,并说老总统艾亚德玛的儿子福雷继位,就任新的总统。
  
说一下这位突然去世的多哥老总统:艾亚德玛。他是西非政坛的“常青树”从1967年开始统治多哥,到2005年已经38年了。他见过中国的毛泽东、周恩来,在西非政坛的地位举足轻重。正因为有他在,小国多哥才能在ecowas(西非经济共同体)的关税联盟中开了一条口子,让首都洛美港成为西非货物的集散地,云集周边各国和世界各国的客商前来贸易。
  
总而言之一句话:老总统与中国交情深厚,在西非各国资格很老,重视多哥洛美港的中转港地位,推行宽松的自由贸易政策,独裁38年突然死亡。
  
电视画面上,是我熟悉的那种色彩:有些失真的彩色画面上,新总统在一群军人的簇拥下横披缎带,宣誓就职,这位被军人拥戴的新总统,就是福雷,老总统n多个子女中的一个。
  
到公司,与领导商量了一下,很快就有了决定:再过3天就春节了(2月9日),等过了春节我即刻赶赴多哥,与同事们一起,随机应变,保证公司财产的安全,人员的安全。
  
按照多哥的法律,总统死亡,职位空缺之后应该由国会议长代行总统职权。而老总统去世,新总统被军队拥戴着继位的时候,国会议长那查吧恰巧在法国访问,等他想回国,已经没门了,只得在邻国贝宁滞留。

这个身穿白褂子的人就是当时的国会议长那查吧,在05年老总统突然死亡之时恰好出访法国,被军方不得入境多哥,以确保福雷继任总统
  
所以,也有一些西方国家,包括多哥人认为这种子承父业的行为是政变,纷纷谴责。
  
统治多哥的老总统来自于北方卡拉的卡不列族,主要的反对势力是南方人口众多的埃维族。老底子就是卡不列族的士兵艾亚德玛把艾维族的奥林匹奥干掉之后当总统的,所以多哥南北方的族群向来不睦,首都洛美居民以埃维族居多,受够了38年独裁军事统治的人民纷纷走上街头,给总统二代福雷极大的压力。
  
我在2005年的春节过得非常心不在焉,多哥小国的政治局势牵动着我的视线,恨不能立刻就能抵达那里。订机票,三个月往返,我的预计是多哥的局势在三个月之内会平息。
  
看了一下护照,我是2005年2月19日入境多哥的。接机的同事和我说:这段时间几乎天天有游行~~~~
  
非洲的游行很有意思,唱歌跳舞,加手拿神马的都有。举个犁耙表示自己是农民,穿个白大褂表示自己是医生,他们习惯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职业属性,社会地位。
  
最难办的是反对党在发起游行的同时要求商人罢市。而我们开店做生意的怎么可能关门呢?再说了,多哥政府要求商户不得罢市。于是乎商人们左右为难了:关门得罪政府;开门得罪反政府~~~咋办?我说,我们开一半的门!我叫同事们把左右两扇店门的一半关上,指示司机坐门口望风,一有风吹草动,即刻关门!
  
多哥的反对党也有几派,为了相互区别,游行的日子也不一样,但是周六的大游行一般都是奥林匹奥的支持者组织的。老总统突然的死亡给了他们很大的希望,38年之后能否翻盘夺回政权,就看今朝!
  
非洲人他们分不清什么韩国人,日本人还是中国人。所以抵达首都洛美最让我震撼的还是曾经熟悉的韩国人开的假发厂被焚毁。
  
有传言说中国政府支持新总统,更有传言说镇压示威民众的催泪弹是中国政府军援的,上头有made in china字样~~~不管怎么说,正如前文所述,老总统亲中世界人民都知道,那么他倒台了连带着中国商人企业等等都会遭受威胁。
  
韩国人的假发厂就是这么被烧毁的,他们大约恨不能生个与中国人不同的面孔吧~~~据说这家工厂的利润非常好。而我只能面对着那堆废墟,感慨和平稳定的重要。
  
福雷继任总统毕竟名不正言不顺利,非盟等国际社会也对多哥施加压力,到2月25日,福雷宣布辞去总统和议长职务,计划参加4月份的大选。
  
这招“以退为进”实在是高!事实证明,他是成功的。他的辞职极大的缓解了自己的压力和骤然持续紧张的社会动荡,利用2个月时间布局大选。
  
政党的标识要简单易懂,简单到连文盲都知道明白:一个黄橙橙的玉米,代表着多哥执政党“多哥人民联盟”。
我们商人照常开店,但是政治局势往何处演变,何时能平息安定,是一直让我们牵挂揪心的。有个做广告的朋友告诉我们:依据他们西方人的判断,老总统的儿子依然会当权,极大可能在4月的大选中胜出。
  
只要有他一句话就够了。别人不敢进货,不敢往动乱之中的国家发货,我们敢!我们赌大选之后的多哥舞照跳,马照跑,生意照做。
  

难忘的2004年1月13日阅兵,身披缎带的老总统


艾亚德玛,salute!杀驴!


距离他10步之遥~~



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被焚毁的韩国人假发厂






断垣残壁,昔日的辉煌不再。


老总统儿子福雷的退位之后,国会副议长邦福代行总统职权。这个邦福还真的“帮扶”了小亚辛贝(读:你丫心悲,是艾亚德玛家族的姓氏)一把。
  
直到正式大选前,虽然街上游!!行不断,但毕竟整个社会安定下来了,各党派都投入到大选的准备中。而这种游!!行,也是拉票式的,不太带有示!!威的色彩含义。邦福在这段时间里面起到了“定海神针”的作用,为福雷继任争取了时间和国际空间。
  
大选,说实话比的就是钱。多哥政府提高了进口货物的关税,据说是为大选筹钱。不过心也不黑,每个货柜提高的关税也就一千美金左右。多哥没资源,洛美港是多哥政府最大的资金来源,依靠低廉的关税吸引中转贸易,收取关税码头服务费来维持这个人少地小的国家的开销。
  
做广告的西方人根据他的生意,再次告诉我们说:反对党太穷了,连竞选广告都做不起,看样子,福雷会顺利继任。
  
好在公司的业务照常运转,而且还不错,真的是万幸。而且我们居住的地方,距离洛美闹市区有一定距离,在贝宁大学的边上一个叫“盖斯”的富人区。这个富人区距离机场很近,总统官邸也在其中,最早这个“盖斯”是老总统修建起来用于军官宿舍的,所以各个出入口都有持枪士兵把守,内有英国贵族学校(British school),也有印度人开的超市,所以是个安全又方便的区域。
下班之后,抵达盖斯,就算是安全了。城区零星的闹!!事游!!行也骚扰不到我们。
  
但始终我的心是悬着的,大选没结束,结果不出来,局势得不到明朗,那种焦虑真折磨人。我时常向我们的黑人雇员打听消息,而且旁敲侧击注意他们的立场态度~~~~我担心的是他们乘乱,做出什么举动,那可就麻烦大了!
  
随着4月24日选举日的临近,大选拉开序幕,反对党又开始“搞事”,说他们来不及准备,要求推迟大选。执政党“多哥人民联盟”当然不同意,于是又是示!!威  游!!行,有些零星闹事。
  
患难见真情这话绝对没错的,对于反对派要求推迟大选的要求,多哥内政和安全部长博科站在了反对派这边,他的在21日表态要推迟选举日,距离大选日期24日仅仅3日时间。更糟糕的是,这家伙的住宅,距离我们家,仅仅隔了1户人家:我们家隔壁住的是多哥电视台台长,再隔壁就是内政部长博科的院子了。
  
博科临阵表态倾向反对党,让反对党的支持者们群情振奋,也让我担惊受怕:博科他们家门口骤然之间多了许多手持ak47,全副武装的士兵。原先我们路过他们家,门口的条凳上也就三三两两坐着几个穿中山装的便衣,懒洋洋,无精打采,看到我们也很和善客气,打个招呼什么的。这下子武装士兵包围了他们家,也不知具体什么状况,看到那几杆褪色的ak47,牛高马大的士兵神情紧张严肃,我的担心提到了嗓子眼:万一真的变天了,麻烦大了!
  
水,粮食该买的还是要买,囤积一点没坏处。最吓人的是22日这天,博科表态之后的第二天,反对党的支持者们上街欢呼,似乎距离他们的胜利已经咫尺之遥。记得那天下班之后车子开在路上,就被手持土黄色旗帜的反对党支持者们遇上了:他们唱着歌,跳着舞,有些人手持大刀木棍,在街上巡游。看到我们的车内坐着几个中国人,向我们聚拢过来,满是汗珠的黝黑脸庞上,是激动和失去理智的兴奋。
  
我们的司机kuma(酷马)是加纳人,是个很优秀的司机,我开车就是向他学的。此时此景,他领会了我的提问:did we have another way to home?一把方向转入旁边小巷,车壳上只留下几声“乒乒乓乓”的敲击声,猛踩油门之后,颠簸着闯过几个路上的大坑,就把人群甩在了后头。
  
事后我们从朋友这里得知,同样那天他们也遇到欢呼激动的人群,这两个贵州人索性取出早已经准备好的反对党的旗帜,放下玻璃,欢呼着从人流中经过,我笑称他们是:非洲土匪遇到贵州土匪,非洲土匪被贵州土匪给整晕了。
  
也还是那天,中国使馆的某个工作人员,迎面遇到人群,簇新的奔驰车上被砍刀砸出好几个坑洞,拼命倒车狂逃才避免了更大的危险。
  
22日这天我还做了一件事情:问清楚雇员们的态度立场之后,拿出些钱,让他们去买些他们自己支持的反对党的旗帜,一方面让他们也“高兴高兴”,另外一方面也安抚一下他们的情绪,稍微释放一下激情,还能在万一万一之时,保护我们自己。但是我禁止他们在店里穿有任何政党标志的服装,以免引火烧身。
  
23日,我们安静的呆在盖斯里头。好在有那两个“贵州土匪”朋友,我们三人,他们二人,也乐得逍遥快活,打牌下棋,游泳健身喝咖啡,静候选举结束。
  
多哥与邻国的边境也在23日这天关闭了,24日大选这天也关闭的。加纳司机酷马也溜回了加纳,直到局势明朗之后的日子里,我们只能依靠自己去解决可能出现的任何状况了。
  
4月24日,大选日。远离城中的盖斯一如既往的安静。一些消息传来:零星的暴力事件在投票点发生,反正就是:你说我作弊,我说你的耍赖~~~~
  
26日上午,喜欢睡懒觉的我是被欢呼声吵醒的。居住在盖斯里面的都是多哥的上层人物,左邻右舍们开始敲锣打鼓欢庆胜利了:结果显示,福雷获得大多数选民支持,当选总统。
  
我很欣慰,我赌赢了。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儿子一定也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
  
洛美的城区分布很有意思,南部海边一带,是传统上反对派埃维族人的势力范围。洛美城北,forever区,以及相邻的盖斯区,居住的是北方人(多哥北方人)和一些社会上层人士。所以当结果公布之后,任凭你反对党人在城中心放火闹事,士兵开枪镇压,forever以及盖斯这里,风平浪静。而且,执政党的支持者们开始大摇大摆的在街上欢庆胜利。
  
我上街,拍了一些照片。哎,这可是人生宝贵的经历啊!不拍照对不起自己。而且我知道,执政党的支持者们不会为难我这么个中国人,我们是朋友啊!
  
但此时此刻,对于居住在洛美城中心的中国人以及其他一些外国人而言,真正惊心动魄,难熬的日子开始了。
  


盖斯居住区一景


盖斯居住区内巡逻的士兵,在贵州朋友家门口所拍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Copyright ©2011 xxx.com All Right Reserved.   (网站已备案)

回顶部